资讯详情
双一流:有了“施工图”如何加油干
2017年03月06日 中国教育报

李和平(全国政协常委、安徽省教育厅厅长):

“双一流”建设从国家层面来说是“985”“211”高校的重大机遇,但同时也是地方高校的机会和责任。

熊思东(全国政协委员、苏州大学校长):

恶性的挖墙脚式引进人才,不仅对被引进单位是一种伤害,对引进单位也未必是一件好事。

王立生(教育部学位与研究生教育发展中心主任):

“双一流”建设不仅是高校的事情,各级各类的教育都应该有追求一流的理想。

2017年1月底,教育部、财政部、国家发展改革委发布《统筹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实施办法(暂行)》,被媒体称为我国高校“双一流”建设的“施工图”。有了施工图,下一步该如何撸起袖子加油干?高校如何避免建设过程中的蛮干和瞎干?3月3日晚,全国政协常委、安徽省教育厅厅长李和平,全国政协委员、苏州大学校长熊思东,教育部学位与研究生教育发展中心主任王立生做客中国教育报刊社“两会E政录”,围绕“双一流”建设的热点问题接受了中国教育报记者专访。

统筹推进“双一流”建设是历史的必然

记者:欧美国家一流大学的形成,往往都有一个缓慢的、甚至上百年时间的发展过程。因此有学者认为“双一流”这种大力推进的建设方式不太可取。我想请教三位嘉宾,我国“双一流”建设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到底在哪里?

李和平:我国正面临新的历史机遇和挑战,要想在世界范围内占领制高点、经济社会和谐有效地发展、实现两个“一百年”的目标,必须要实行创新驱动的战略,必须要靠创新、靠技术的引领推动经济的发展,其中一流大学在创新人才培养、创新成果研究等方面有不可替代的作用。

在经济建设上,我国用50年时间走过了美国200年的路,主要是因为我们有规划的引导、有政府强有力的支持,从内部和外部共同推动。因此,统筹推进“双一流”建设是历史的必然。

熊思东:我国在建设“985工程”“211工程”的过程中,摸索到一些规律,也取得一些成绩。面对国际国内的新形势,面对创新人才和创新成果的大量需求,教育先行是必须的。“双一流”集中全社会的智慧、力量办好一些大学,培养更多创新人才,是符合大学发展规律的举措。

王立生:重点建设实际上是我国高等教育发展的一个特点。前些年我们搞的“985工程”“211工程”建设,就是根据我国国情和发展需要而实行的有效做法,外国很多的政府部门和高校都很羡慕我们。无论是“985工程”“211工程”,还是“双一流”建设,我认为都是党中央围绕着“两个百年”宏伟目标对整个教育战线提出的战略性任务。“双一流”建设必将发挥引领、示范作用,带动整个教育向着更高的目标发展。

记者:“双一流”建设很重要的是学科建设。教育部学位中心目前正在进行第四轮学科评估,和前三轮评估相比有什么不同?它与“双一流”建设有直接的关联吗?

王立生:现在这也是一个敏感话题。第四轮学科评估正紧锣密鼓地进行,从去年启动之后一直在努力推进。第四轮学科评估最大的不同,在于坚持问题导向,针对我国高等教育学科建设方面存在的现实问题,设计了评价指标体系。比如师资队伍建设,不只是看师资队伍的多少,而是看师资队伍的整体情况、可持续发展能力,以及年轻学者、教师的发展空间。

我也听到一些议论,说学科评估与“双一流”什么什么关系,有的甚至说是直接挂钩。实际情况是,教育部学位中心的学科评估,从2002年到现在已经是第四轮了,基本定位是为高校和学科建设服务,不是为某一个项目量身定做的。第四轮学科评估赶上“双一流”这个重大战略任务。学科评估工作要围绕中心、服务大局,其中当然也应该包括“双一流”。

熊思东:从大学的角度来看,我认为有三点不同。一是价值的取向和导向,不是数个数、数帽子、数头衔,而更重视质的问题,重视学科发展过程中的评价。二是评估方式虽然还是自选模式,但是有限度的自选,使得第四轮评估更全面,反映了学科特色。比如“捆绑式”评价,不可以把学科拆散或者是重新组合,更大程度上反映了学科建设的原生态。三是采用双向沟通式评价,评价方式越来越科学,越来越真实,参考价值越来越大。

记者:目前有20多个省份已经公布了“双一流”的建设方案。有人算了一笔账,到2020年全国拟建成世界一流大学10所,到2050年达到21所。不算中央财政投入,各地财政前期需要投入400亿元。这里面有两个问题,一是钱的问题,400亿是多还是少?二是量的问题,我们需要多少世界一流大学?

我想先问熊校长,钱对一流大学建设的重要性有多大?苏州大学取得今天的成绩,与地处经济发达的苏州市有多大的关系?

熊思东:对于中国高等教育的发展,毫无疑问钱很重要。但钱不能解决一切问题。大学发展既要有一定的经济实力,也要符合高等学校发展自身的规律。“双一流”建设一方面需要国家集中投入,另一方面要在提升大学内涵上下功夫。中国大学的发展在发达的东南沿海相对快一些,在相对落后省份发展相对迟缓一些,我想经济发达的地区不仅是经济上支撑大学的发展,更多是民众对大学的发展有共识——这就是科教能兴国、能兴省、能兴家,甚至能兴个人。

记者:请问王主任,中国需要多少“双一流”的高校,判断这个的依据主要是什么?

王立生:这个问题很有意思。国务院总体方案中并没有具体数字,而是用了“一批、若干”。我们当然希望有更多的高校、更多的学科能够进入世界一流,但还需要根据中国的国情和发展水平,不能揠苗助长,让它实实在在建设,达到国际认同的世界一流水平。否则,我们自己说是世界一流了,人家就会说你是自娱自乐。



1 [2] [3] 下一页

文章内容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,请联系删除

相关阅读